mexico-turtle

成見不如看見 (保墨.尋龜仔🐢)


  • 墨西哥篇
  • 義遊人分享
 / 保育 / 生態保育 /  2017

成見不如看見

墨西哥-一個香港人覺得充滿危險的國度,卻從很久以前就深深吸引著我。

曾經聽過動物保育的分享,那時就決定搜尋有關動物的工作營。看著一串墨西哥海龜保育工作營的搜尋結果,二話不說就報了半年後的保育工作營,並著手安排假期和搜尋機票。

自收到確認信後就處於「未出發,先興奮」的狀態,除伴隨著這半年的興奮,免不了還有無數遍「嘩!墨西哥好亂架喎,一個人去咁危險!」之類的洩氣話。其實世界很大,很多事物在等待我們去發掘,地球每個角落都可能存在危險,如果因為擔心未必出現的情況而選擇駐足不前,放棄放眼世界的機會,那麼就只能活在那想像中的危險空間裡了。

經過二十多個小時的飛行和車程,終於到了色彩繽紛的San Cristóbal de las Casas,萬歲!工作營集合前在San Cristóbal獨自待了四五天,又想說很危險嗎?自問是個危機意識很重的人,並且作為當地一個稀有的華人,那幾天(及往後的十幾天)實在一點都沒感覺到危險,途中更遇到好心人替我翻譯。當然,那裡的本地人都會以好奇目光看稀有人種,但至少他們沒有要求合照(聽說他們會要求跟更稀有的非洲人合照)。比較常遇到的是有人會一連串「こんにちは(Konnichiwa),안녕하세요(Annyeonghaseyo),你好(nĭ hăo)」的問候,笑著點個頭回一句Hello就好了。

墨西哥擁有蜿蜒的海岸線,南部的海灘面向無際的太平洋。坐在沙灘吹著微風、聽著海浪聲看著夕陽徐徐地融入汪洋,很浪漫吧?在墨西哥的海灘,每天都可以這樣浪漫。而且因為晚間工作的關係,白天時漫步沙灘或海中暢泳也是義工們的最佳消遣。

每晚,義工們會由保育中心人員帶領,坐上四驅車分兩輪到沙灘上巡邏,目的是要在龜蛋獵人(Cazadores)找到巢穴前把龜蛋移送到保育中心。很多時我們找到的並不是海龜媽媽,而是龜蛋巢,保育中心人員經驗豐富,看沙紋就知道是否有海龜爬行過和龜蛋巢在哪裡;用腳踏幾下就知道那一圈是否曾挖過洞。

幸運的話,的確有機會見證海龜媽媽上岸或正在產卵。海龜媽媽上岸後,會找個地方開始挖洞(有的上岸後直接回大海)。為節省時間,義工們在海龜媽媽下第一顆蛋開始就要動手收集。剛開始時的確會被一直往手上滴的黏稠液體嚇怕,但這項任務就是與時間競賽,每猶豫一秒就代表龜蛋獵人有多一秒時間偷蛋,也就代表多一窩蛋沒機會孵化,因此後來收集時再沒時間顧慮太多。而海龜媽媽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姿態,義工們卻是心急如焚,分秒必爭。

20131009_174948

巡邏期間,海龜固然是主角,但抬頭一看,並不難發現星空也很努力在搶戲。由於沒有來自彼岸的光害,只要遠離了海灘上的酒店,太平洋的星空也是有讓人覺得渺小的氣勢。

巡邏完畢才是體力活動的開始。回到保育中心,要為每一巢的海龜蛋另挖新巢,這樣牠們才得以孵化。安頓好一個巢,還要記錄日期和數量,以便計算孵化日期和增加成功出生率。

破殼不久的小海龜的殼很軟,生怕手指頭用力一點會弄扁牠們。仍埋在沙裡的小海龜就好像出土文物,義工們要把沙泥輕輕掃開,再一隻一隻的把一動不動的小海龜迎接出來。靜止的小海龜離開了沙泥的束縛,初嚐到自由的空氣,就開始手舞足蹈,太可愛了!不久,牠們就要回歸大海,放眼世界。多少年以後,當了媽媽的海龜,會再次回到出生地,產下牠們的孩子。

20131009_174046

那次工作營距今已三年多了,每次提到墨西哥,縱然仍有很多人認為很危險,但我始終欣喜若狂,而且總會提到海龜保育工作營的點滴。今年有幸再次踏足墨西哥,爬了日月金字塔,認識了些可以談論人生的人。雖然不是故地重遊,但她依然是個多采多姿的國家,我對她的鍾愛有增無減。不論是見證新生命誕生的感動、對古文明的崇敬,還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繫,有些回憶的確能令人再三回味,歷久常新。

 

文、圖: Lottie 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