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key-_-may-leung-resized

女生義遊土耳其:我在地球另一端有個家


  • 土耳其篇
  • 義遊人分享
 / 城鄉 / 工作營 / 環境保育 / 農務 /  2017

六年前在愛琴海的夏天,海風吹拂,沒有空調,兩個月的時光就像流著汗發了一場夢。

讀大學二年級那年,幸運獲得學校資助一次義遊的機會,心中沒有特定的目的地,只想遠離城市,體驗農莊的生活日常,毫不猶豫選擇了不中不英的土耳其。

大概是受著媽媽的影響,陌生的語言沒有令我卻步,不諳英語的她很喜歡旅行,在我們三姐弟的小時候,我們一家經常到不同地方遊歷;儘管有時候爸爸要上班,媽媽還是會一拖三帶我們去澳洲、關島、印尼等地自由行。當我決定要去土耳其的時候,她已離世兩年;身上流著媽媽愛旅行的血的我,心裡頭一直蠢蠢欲動,很想一個人闖蕩一下,算是延續媽媽的生命吧。

最後我獲安排至土耳其西南部Datça的一個有機農場工作,這個從未聽過的小鎮,將會是香港之外,我逗留和生活最久的地方。

「儘管我們不能與每一位萍水相逢的人保持聯繫,每次相遇都是一期一會,道別,轉身,今生或不會再見,唯有珍惜相聚一刻。」

turkey-may-leung-4

身邊人叮囑 土耳其人都要小心?

出發前,男生F仍難掩氣憤:「在土耳其的旅遊景點要小心被騙錢,他們看你是遊客會加價的﹗」女生M 叮囑:「小心土耳其男生對亞洲女孩非常熱情啊﹗特別是妳只有一個人。」之後陸續有朋友囑咐我要小心,人多的地方要提防扒手啊,也曾經有友人在土耳其被抱和索吻。

我帶著這些溫馨提示,揹上背包來到橫跨歐亞的伊斯坦堡,我發現每當走在街上,總會被人注視一番,不論男女,他們看起來也不是不友善,我猜應該是對亞洲面孔太好奇吧,但在這種目光之下,我也更小心行事,人多的時候把包放在前面,外出時都是穿有袖上衣和長褲。

然而,這種特別關注原來是有好處的,有幾次當我低頭看看地圖後四處張望,都有路人主動問我要去哪裡;看到我在回教寺前拿著相機自拍,有位先生剛經過,他說可以替我拍照,雖然我心裡有點發毛,擔心他會拿走我的相機,但我還是選擇相信他,當他還我相機時,我唯有多講幾次Thank You,謝謝他的熱心,也感謝他令我知道相信人是應該的,即使陌生人也不例外。

有天去了500多年歷史的Grand Bazaar,面對眼前琳琅滿目的東西,香料交織的味道,人們議價時的對話,看到有人拿著小盤子送茶到不同的店,如此異國風景對我來說太新鮮,我就如劉嬤嬤進入大觀園,結果我沒有多想,只是跟從感官在市場內的巷子逛來逛去,理所當然迷失在這大迷宮內。當我買插頭時向店主問路怎樣到車站,店主卻說他不懂,還打了一個電話,用土耳其語說了一會,我正感到古怪之際,就有一個人來到,原來剛剛店主是叫他的朋友過來教我怎樣去車站。

正當乘著那13小時的通宵長途巴士往農場所在地,我還是小心翼翼,提高警覺而不太敢睡覺,儘管這裡的長途巴士有服務員跟車照顧乘客的需要,每隔一會兒送上冰淇淋、小食和飲料,就像坐飛機一樣。他們身穿的制服整齊、筆直,髮型一絲不苟,不論何時臉上也掛著真誠的笑容,語言不通,敬業樂業的工作態度仍是顯而易見。結果,非常順利到達了Datça。

「在路上風景再美也如過眼雲煙,只有與人相遇時的溫暖才能記在心頭。」

與陌生人坐咖啡店對談6小時

早上的Datça,人不算太多,我揹著背包逛來逛去找公車站入村,有些人主動走來看這個亞洲女生有何需要,剛巧有一位會說英語的先生經過,他先帶我找上公車站,由於下一班車是6小時之後,於是他帶我到一間咖啡店。

這裡有很多退休叔叔正在下棋,活像一個熱鬧而歡樂的小型長者中心,剛帶我到咖啡店的Fikret也是這裡的常客,他是退休工程師,能說流利英語,在土耳其是很難碰上的;他也很驚喜我來自香港,因為沒有香港人來過這個小鎮,他曾去過愉景灣工作,分外有親切感。Fikret請我吃東西和咖啡,一邊下棋,一邊閒話家常:「我女兒跟妳差不多年紀,她在伊斯坦堡定居。我和老婆在這裡退休,可是她剛外出了,否則我會請妳上我家,洗個澡,也可以睡一睡。」我整夜沒睡累透了,但和Fikret這樣不著邊際談天,感覺很快便度過那6小時的等車時間。Fikret是我在土耳其第一個交的朋友,他的好客和善良教我知道我們是可以真摯對待和關懷陌生人的,之後在農場放假時,我也會出去小鎮,到咖啡店探望他聊聊大家的近況。

turkey_may-leung-2

「只要保持善念,我們都會碰上善良的人。」

接下來的兩個月,我主要留在農場工作,一星期六天澆水除草放羊打掃等等,放假時也會到別的小鎮和小島遊玩。那段日子,雖然想家,但這裡也成為了我另一個家,農場主人婆婆Yuksel和她丈夫John很疼我;而鄰居和農場的民宿客人對我這個異地人既友善而又好奇,有時候我也會和他們一起去附近的沙灘。每一個晚上,繁星滿天,我總會抬頭凝望那個閃爍而深邃的夜空,此刻讓我覺得和媽媽很接近。

我在地球另一邊還有一個家

在我來了農場一個月後,有一對來自鄰鎮的夫婦住下來打工,他們很快便視我為女兒,媽媽每天給我煮最好吃的菜,爸爸喜歡叫我陪他一起飲酒,而我也學會了用土耳其文稱呼他們為爸爸媽媽。相識雖短,但感情之深是我們意料不到,離別那天的愁緒可想而知。

在路上風景再美也如過眼雲煙,只有與人相遇時的溫暖才能記在心頭,而這次旅程遇到的人和動物給我太多太多的溫暖,令我一個人在外一點也不孤寂。六年過去,那山那海那人那狗仍在腦海不時浮現,或許某部分的我還停留在那個夏天和土地,旅程早已結束,但故事還會繼續發生,兩年前我回到土耳其探望我的土耳其父母,與他們團圓,並認識了他們的三個女兒和其他家人,他們永遠令我感覺到,在香港以外,我在地球另一邊還有一個家。

turkey_may-leung-3

只要保持善念,我們都會碰上善良的人,儘管我們不能與每一位萍水相逢的人保持聯繫,每次相遇都是一期一會,道別,轉身,今生或不會再見,唯有珍惜相聚一刻,或許來生再結緣。

撰文、攝影:梁夢蝶

「轉載自01女生」 原文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