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感受愛沙尼亞人的綠色自然生活

  
  


(節錄自義遊報第五期)

「放工之後做咩?」,「星期日有咩好玩?」,勞碌的香港人,工作過後可能你會選擇留在家中補補眠充充電,但同時有很多人總會「玩到盡」。在很多曾經居於歐洲的香港人心目中,外國的消生活總是枯燥無味,特別在一些遠離市中心的地方,人稀罕至,沒有「生活」可言。在愛沙尼亞人的心中,又是否如此?

img_3386

在愛沙尼亞市區駕駛一段路程,便可到達位處鄉郊的生態農場,這正是很多愛沙尼亞人民渡假和避靜的勝地。一般在香港我們聽到的「生態農場」,總會想起在新界東北正在消失的本地有機農場,或者近年興起一些專門招待本地假日旅行團,可以餵羊及作小手工的農莊。在愛沙尼亞市郊及鄉郊地段也有不少「生態農場」,服務本地居民或鄰近國家的人為主農場間中提供一般遊樂或消閒的設施,例如是冬季用得著的滑雪設施。然而,當地生態農場的精髓卻不在此。

「我們經營這個農場,就是渴望與人分享簡單的生活。沒錯,生活是可以很簡單!」Margit Utsal 和她丈夫於 23 年前建立了家座式的 Vaskna 旅遊生態農場,提供三十人的住宿設施,並供住客提供自家地道美食。生態農場裡沒有我們期待的遊樂設施,只有數塊雪橇板、燒烤爐和愛沙尼亞必備的桑拿設備。可是農場的自然環境卻滿佈驚喜!農場背靠森林,面臨湖畔,夏季既可到森林採集士多啤梨,也可到湖裡暢泳。小編雖於冬季到訪,卻已被當地的湖畔風光深深吸引。

Vaskna 旅遊生態農場不單招待各方遊客,也為公司和各機構服務,提供講座和會議的場地,短則逗留兩三天,長則可住上數個星期。或許你會問,愛沙尼亞地多人少,人們已有很多機會接觸大自然,為何仍把握機會到自然地方?「愛沙尼亞人很愛自然,自然是我們的精神支住,一個冥想的好地方。」Margit 解釋,愛沙尼亞人很享受假日回鄉探望祖父母的時間,大自然就是工作乏力的「尿袋」,為生命充充電。

「你快樂過生活 我拼命去生存」一首近年的廣東歌《高山低谷》,喚醒了很多香港人的心靈。在愛沙尼亞人的生命裡,生活和生存是沒有區別的。或許「土地問題」不存在於愛沙尼亞是令愛沙尼亞人享受生活的其中一個原因,但小編相信,愛沙尼亞人知足常樂,樂於自然,方是他們懂得快樂生活的秘方。

dsc_0255

享受綠色自然生活小貼士 — 請相信「信」!

旅行時總渴望把所有東西托付他人,浸醉於自己的悠閒世界裡。往往不幸的是旅行途中卻佈滿種種危機,因金錢利益等問題處處提防,未能全然享受。問題的核心往往出於「信」,例如是我們不信任當地的人真誠的款待,倒過來,也是當地的人不信任遊客對當地文化的尊重。然而,對愛沙尼亞鄉郊生態農場的主人來說,「信」就是他們的核心價值,遊客本身就是他們的尊貴財寶。

Aigar Piho 於 Võru 開設了 Kiidi 旅遊生態農場,帶領世界各地遊客認識愛沙尼亞自然的一面,小編有幸在此過夜,與 Aigar 交流生活。「我們人類都用不著鎖,只有農場動物才用得著鎖」,當小編向農場主人問到何時分發房間鑰匙,得來這樣的答案。主人解釋,他們與鄰居的房子都沒有鎖上,財產物資也不介意共同分享,對各到訪遊客也一視同仁。小編與Aigar只有剛剛的碰面,卻得來完全的信任,這是在今天生活在香港社會的我們不能理解到的。的確,鎖本身就是不信任文化底下的產物。在某些國度,沒有鎖的世界可能與姦淫擄掠畫上等號,然而在愛沙尼亞的鄉郊,沒有鎖的世界就是讓你坦然放下不信任的枷鎖,途受真正無憂無慮的安靜,悠然自得。

這般不用努力贏回來的信任,我們還得要花更多心力學習。但要學習真正的休息和安靜,不妨來到愛沙尼亞,同時感受當地人對信任的珍重,透過信任創造富足、活力與快樂。

Marcus @ 求同傳義.愛沙尼亞社會創新 2.0 之旅



網站索引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