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極北綠土的發夢日記

  
  


「發左一個月嘅夢」 、「所有嘢都好好」、 「殘忍嘅⋯⋯我知道我哋唔會重遇」

秋天的來臨提醒着兩個季節的交替,一百個人有一百個渡過暑假的方式

屬於格陵蘭工作營義工的暑假又是怎樣的?

於大學主修教育心理學的Ceci熱愛與小朋友相處,透過義遊「精選工作營」,她得悉與格陵蘭小孩共渡暑假的機會。 縱使一向沒有接觸義工工作,亦未知工作營住宿條件狀況如何,Ceci卻深信義工工作應該是「發自內心幫人」、「有意義」和「充實」的。於是她帶着一顆自我挑戰的心和渴望與小朋友交流的想法,選擇以義工的方式,在冰天雪地中渡過大學生涯裏最後一個暑假。

義遊希望參加工作營的義工透過親身接觸不同文化和實踐回應社會議題的行動,思考作為世界公民的意義和責任。是次工作營的服務對象為格陵蘭當地的小朋友,當地機構希望透過讓國際義工與當地於較偏遠地方居住的小童相處,從而擴闊他們的世界觀和對是非的認知,打破因網絡未普及所致的資訊阻隔。Ceci有幸與來自丹麥、法國、比利時、愛爾蘭、白俄羅斯、墨西哥、挪威、印度等地的16個義工一同參與是次工作營,分組輪流準備活動,服務逾40至100名當地小朋友。

工作營正式開始前,當地接待機構的駐營隊長曾告知Ceci格陵蘭較偏遠地區難有外來資訊進入,「留喺嗰個小鎮度,佢哋(小朋友)個世界就永遠都只係嗰度。」Ceci亦從當地人的口中得知,當地賭博問題十分普遍,面對家暴和父母酗酒等問題,很多孩子未有接受正規教育,未必能建立足夠的判斷是非能力。當地機構舉辦的夏令營不單為小孩子帶來歡樂,更帶來另類的學習機會和實際幫助,例如有義工曾在傾談中發現有小孩懷疑受家暴對待,甚至萌生輕生念頭,幸而能及時聯絡當地機構提供適切支援,避免情況惡化。

被問到出發前的期望,除「大自然」和「小朋友」外,Ceci亦覺得「互動」很重要。 「就算報咗Workcamp自己都要嘗試新事物,如果好封閉,諗太多唔敢做,唔夠互動都會stop左好多可能性。」工作營著重團體合作,義工首先要跨過語言的界限。對於要同時以多種語言溝通 ,Ceci表示十分新奇:「平時係營入面主要係用英文溝通,但有兩個格陵蘭既義工唔識英文,只係講格陵蘭文同丹麥文,所以丹麥嘅義工就會幫手翻譯。雖然聚係宿舍既廳度會有幾種語言,但都唔會阻礙大家溝通。」

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共事亦是另一嘗試,要適應不同人的工作風格差異都是一種學習。例如在午飯時間,有人會主動先安頓早到的小孩、有人會提議利用空餘時間預早構思活動、有人則十分即興地在室外活動,工作營正好提供一個平台讓不同的人聚在一起互相配搭。

「小鎮沿海,冇咩建築物,喺宿舍外既足球場望出去就係一片大海、冰山、冰川,真係好神奇。我都有同其他人講,喺香港要個足球場對住過海係一件好奢侈嘅事。」 除地貌上的不同,常與小朋友接觸的Ceci認為,可能因當地民風純樸,格陵蘭的小朋友待人相當熱情。「小鎮嘅大細同馬鞍山差唔多,小朋友互相認識,執到實物會歸還俾物主⋯⋯鄰居之間好熟,就算出咗街無鎖門都唔會有人偷嘢,好少有罪案發生。」

圖、文:特義公民 Ceci 


格陵蘭篇 / 義遊文集  / 2019

網站索引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