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不只工作,人才是最貼地元素

  
  


(節錄自義遊報第六期)

「貧窮」、「饑餓」、「缺水」等等一直都是大眾對非洲的認識,Herman 亦不例外,在第一屆賽馬會特「義」公民訓練計劃突圍而出後,他帶着這片面的印象踏入非洲的版圖,展開兩星期的坦桑尼亞工作營。

初到坦桑尼亞,Herman 和世界各地的義工談到對非洲的印象,不論是來自亞洲、歐洲或是美洲的義工,竟然對非洲都抱着一致的刻板概念:貧窮的孩子捧着鼓脹的肚皮,缺水缺糧,不得不吃樹皮來充饑,但Herman 回來後反而說了一個關於非洲人珍惜資源的故事。

Herman 說當地人用塑膠的情況很罕見,他們的垃圾桶內不會加上垃圾袋,直接將廢物丟到垃圾桶裡,塑膠在當地人眼中都比較矜貴,甚至是種奢侈品,所以他們連即棄餐具也甚少用,即使用也會多用幾次才棄掉。除此之外,在工作營裡要得到水並不是想像中困難,他們不需攀山涉水去打水,扭一扭水龍頭便有。不過,當地人不會浪費食水,每頓飯後當地義工都會預備一大盆水讓大家洗碗碟,每洗一隻碟,盆內的剩菜就囤積多一點,水也混濁多一分,但洗了五六十隻碗也不會倒掉,直至骯髒不堪才棄掉。Herman 說:「就算我們住在大學這麼好條件的地方,都是沒有熱水沖涼的。」坦桑尼亞晚上只有十五度,他回想起來,仍記得刺骨的寒意,當下他才想到:「本以為沖涼是好基本、好簡單的生活條件,但可以在非洲工作營裡做到卻感到好滿足。」

在工作營裡,Herman 與來自十六個國家共五十多名的義工,為位於首都多多馬的一間小學翻新課室內的牆壁和除草,雖然工作營的活動沒有刻意制定與小學生交流的時間和活動,但一眾義工都主動在「工餘時間」與小學生玩遊戲、唱唱歌,有義工甚至帶了足球和排球,與他們一起玩耍。Herman 形容他們都很活潑好動,亦有不少小朋友懂得打鼓、饒舌(Rap):「他們的肢體語言好強,只是用一些好簡單的肢體語言、好有趣、好傻的物品,就可以吸引到他們一起玩。」Herman坦言:「我的英文不好的。」但他們往往只需透過肢體動作、音樂、跳舞這些與生俱來的技能來聯繫感情,「透過這三種『國際語言』,就算英文能力不是太好,都可以很快跟他們建立到關係。」

懂得木箱鼓和爵士鼓的Herman 當然也急不及待露兩手,和小朋友合奏一番。最令Herman 留下深刻印象的反而是一個負責報時的小朋友,Herman大讚他饒舌的表演:「那天我問他有甚麼可以表演,他說Rap,然後還Rap 了三十多秒,很有節奏感,很有天份,還很有台型!」最後一天,Herman 送了一個「唱K 神器」給這個小孩,希望鼓勵他多練習,但這小舉動就惹來當地義工的一點意見。有義工覺得這舉動不太妥當,可能會令其他小朋友妒忌,甚至打架;但Herman 認為既然他有能力、有潛質,就應多給他激勵,讓他更有動力進步。直至訪問當天,他仍沒有想到這行動孰對孰錯,但他沒有後悔送了一份可讓他大展歌喉的禮物給這小孩。

「有人會覺得兩個星期好短,但兩個星期可以對當地人影響很大。」Herman 強調自己在十四天的工作營裡貢獻很微小,但工作營的力量並不局限於那幾天發生的事,反而有很多義工都希望透過親身到訪,把自己的知識都一併帶過去,改善當地人的生活。他說,如果能把一些成本很低的小發明,例如 間過濾自來水成飲食用水的「生命吸管」、無需電力的照明裝置「太陽能瓶燈泡」帶到當地,已經可以解決他們生活上很基本的需求。

談到最大得著,Herman 第一時間想到工作營裡遇到的每個人,他說:「在任何地方,所有故事、歡樂、開心都是源於人這個元素。」不單是擴展了自己的國際網絡,他認為這兩星期以來建立的關係還可以維繫很久,日後去到不同國家都可探望這群夥伴,例如韓國的義工即將到德國當交換生,又可以再找德國的義工遊玩;甚至西班牙義工明年四月結婚,大家又可以一起出席他的婚禮,再聚首一堂。正因為Herman 把人與人的關係看得很重要,他將會再繼續營運於特「義」公民比賽時創立的社會計劃,舉辦社區導賞團,用文字、聲音、影像記錄香港小社區可愛動人的一面。

圖:[email protected]賽馬會特「義」公民訓練計劃 (第一屆)
文:Sammi [email protected]義遊報第六期


坦桑尼亞篇 / 義遊文集 / 義遊誌  / 建設 / 環保 / 2018

網站索引

關注我們